網頁標題: 0401校園生活

Warning: fopen(/home/crazy/www/cmsb/rkf/has_read.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0

Warning: fput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resource, bool given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2

Warning: fclose()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resource, bool given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3
 
﹗﹗﹗觀看留言:此文章已經有6則留言 ﹗﹗﹗


0401校園生活
星期三
第一節 資源班國文
「你比較容易聽到女生的聲音吧?剛剛韻姿說你擴視機用壞了,你有感覺到,還回話耶?」阿泰笑道。
「豈有此理,我剛剛只是亂回答,跟男生女生沒有什麼關係。還有我的耳朵越使越爛了。」
「我聽你媽媽說過,她有帶你去檢測過聽力,是呈現一個不穩定的現象,你說右耳沒聽到了沒有錯,但是你左耳感覺的到特定音頻,尤其
是像女生聲音比較高,你會感覺到,你爸昨天也說路上雞叫你感覺的到,你還問是不是狗叫聲,他們都說你可以感受到一點特定音頻,但
未必能分辨。」阿泰說道。
「哼!我的耳朵,音波當然能感受道,跟男女生的聲音無關啦!我這個考卷幾分?」
老師發了考卷。
「90分,你媽檢測的結果是4200hz的頻率比較清楚,但是又會因為身體狀況而變動,所以她之前說你爸想跟你講話就是把聲音拉
高,像三太子一樣,聲音尖尖的,像女生一樣,所以我才這樣想。」阿泰說道。
「你不要談到太堅了,誰說我只能聽到太堅的聲音,尖尖細細的,好像太堅。我記得這一年我媽根本沒帶我去檢查。」
「今年才剛過,你講今年其實也沒過多久,你媽今天又要帶你去檢查了,我只是轉述你爸媽的話,你覺得被誤會就跟他們解釋吧。」阿泰
說道。
「你實有不知之處,今天我根本不是去檢查的。」
「你媽應該還沒跟你說今天要幹麻吧?你今天是去新竹馬偕,做一連串的治療與檢測。你覺得不能理解還是勸你跟你媽溝通好,不然她要
你做什麼,你卻都不清楚。」阿泰道。
阿泰又叫我看國文老師的嘴型。
「什麼很色,我只是要你看嘴型,你這樣說我,是污衊我人格。我難道還會迷戀一個孕婦嗎?」
「你想看,自然得找個藉口。」
「你還在亂開完笑,這種玩笑不要隨意開,你要看人,我要看難道還要用擴視機看嗎?而且出發點是為了你。」阿泰道。
「用擴視機比較保險一點啊!」
「你不要天真了,她在上課,難道學生和我都不會看她上課嗎?你別再說了,再這樣講,我也無法讓你理解我希望你明白的事情,你應該
記得一開始跟你說的看嘴型吧?這句話不是我第一次說了,我也是有教你簡單的嘴型意義,你就不要故意開玩笑了,抹煞別人好意。」阿
泰道。
「你沒辦法猜測我,這跟視力好不好無關,因為很多人也可以面無表情的做壞事,我已經說了我不會迷戀一個已經結婚已久的孕婦,我是
讓你看清楚嘴型,根本不需要跟你一起看,而且王韻姿比她還漂亮,我何必跟你一起看擴視機,你這樣隨意開玩笑,只會讓人心寒。」阿
泰火急的說。
「沒事了,你很會辯啊!」
上完了第二節體育課。
現在上理化。
「我覺得你是第一次喝學校的水,沒想到你之前都沒有好好運動過,真的很可惜……」
「你又誤會我了,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被你誤會了,為什麼第一次喝學校的水,之前就沒有運動過,我之前帶的水比較多很多,是沒有喝
完,你問湯湯我是不是第一次運動。像上一次你陪我上體育課,難道沒有運動啊?」
「沒有讓你運動到流汗都不算是運動。算了,你好像不知道籃球規則,甚至不知道護球、卡位,你還用腳,而且也不能拉人,打手也犯
規,你還走步,就是沒有走三步,拍一下球。」阿泰說道。
「這什麼臭規矩?我每次上體育課,有時候跟湯湯玩球都有流汗,你以為今天是第一次嗎?而且我本來就不知道有什麼規矩,不知者無
罪,你還一直說。」我罵著。
「我不是罵你,只是轉述,因為湯湯也很困擾你不遵守規矩的現象,反正我跟他會讓你知道規則,你就不要埋怨了,我要整理上課資料
了。」阿泰道。
「老師在說什麼你都沒有告訴我了,都只能整理資料嗎?像上一次一樣教我對流層、平流層、中氣層、增溫層的嗎?」我道。
「你以前課本陣亡了,點字書也沒帶上課的科目,你知道這節是地科吧?我是可以用說的,但是你以前的都沒印象,沒有基礎,我這樣架
高樓,只會讓你更模糊。」阿泰道。
「真的嘛!那都要怪學校不早點申請輔助員你了,真是浪費。」我氣餒道。
「沒錯,更讓我痛心的是,你的點字書幾乎都陣亡了,我還要另外整理資料給你,讓你讀,而且你的地科點字書好像還沒拿到,我也不知
道該如何說,你先拿地科一般課本吧。」阿泰道。
「我只有自然與生活科技,沒有地科,不信你看看,點字書陣亡我也沒辦法挽回了。」我道。
「有沒有問題?因為老師現在在鼓勵後半段學生加入保送高中的方式,比較容易到好學校。
有問題嗎?老師還在講考大學的事情,講說一定要去好的高中,才能去國立大學,這樣出社會才容易找工作,學歷也好看。但是我認為現
在大學生還是要選對科系,不然其實一樣不好找工作,學校只要不是容易倒閉,學費又貴的就好。」阿泰道。
原來我看完了一兩頁點字書,他在問我有沒有問題。
「這兩頁點字書當然會有問題,什麼是電路鐵線?」我道。
「鐵線就是傳導電子e-的,就是導電的線路。我記得我信裡有提過,就像你用梳子摩擦頭髮一樣,會有靜電現象,梳子的負電轉移到頭
髮上,負電就是有多餘的電子e-,而鐵線內就是流通的電子流。你懂我意思嘛?哪邊不懂?你把鐵線想像成河道,裡面的水就是一堆電
子。」阿泰道。
「我有點似懂非懂,你就不用解釋了,會把我都搞糊塗。」我道。
原來我很悶,摸了兩頁點字書,老師都在講高中大學的事情,現在已經下課了。
「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倒敘法?」我問。
「我的修辭資料沒有提到?倒敘法就是故事先講時序較晚的事件,再講先前的事。」阿泰道。
「我先去WC了。」我道。
「噹噹噹!」又下課了!第四節是資源班的數學課。
「現在老師在罵王千尚,說他常常沒寫作業,你呢?你有寫作業嗎?好像沒有。現在繼續寫吧。老師要你訂正前面錯的。
你有沒寫的,空白的。
老師現在在罵王千尚。你接著寫。寫完一頁再說。你怎麼不敢說話?他不一定會看向你,所以你要用聲音提醒她。」阿泰。
「我就說了,如果他沒接考卷,我再說話也無妨。」我說道。
「你讓x=3y就對了,式子就只剩y,你讓=3y。x就不見了。因為她變成3y了,快發言,說你好了不要亂搞聲音太小,像鳥叫。要中氣十
足。老師好了像鳥叫聲。沒有聲音。老師是看到你舉手才發現,不然都聽不到。
當你求出y以後,就可以帶入第一式,得知x,你x沒有算。你帶進去以後就只有一個代數。
不是,你讓2x=y,第二式就變成x+2x=3不是嗎?用2x=y想。」阿泰講了一大堆,因為我沒打字,看起來一定很怪。我把考卷交出去給老
師,老師接了。
「你怎麼不講話,你連講都沒講,我打下去像枕頭。」
午休過後,第五節課又到來了。
「下一節課,要進行你在造橋最後一次大拜拜,因為是最後一次了,再加上老師之前都沒讓你參加過,所以這次,我會帶你一起進行。」
阿泰道。
「老師現在再抽問,歷史問題,可是你今天歷史點字書還是沒出現,這節是歷史,要不要帶你去看一下前面是誰?因為你只有地理點字
書,我想我只能抓一些資料讓你了解,還有一些圖像讓你認識。

因為資源班沒有幫你上歷史,這樣我交代不過去。能不能班會再寫作業?或回來以後?因為資源班沒幫你上的課,我沒辦法打混過去。
你知道劍的形狀嗎?畫一下。我說的是中國劍,弱質女流也會使的劍。下一節課就是大拜拜。你現在理解嗎?老師有在注意你桌子喔∼惠
文老師。要不要先收一下國文作業?我覺得這樣比較保險。簿子也收起來,不行,你是要我明天不用來嗎?慧文老師嚴格你不是不知道,
而且他會常常關心我有沒有辦法同步他的內容,剛剛就跟我說話了。你是要我被發現嗎?惠文老師的課不適合。理化老師跟國文老師比較
不會理我們,但是歷史老師剛剛又跟我說話了。還跟我聊了一下。我想我比較難打混。打混就是按我們自己的意思寫作業。」
第五節課,阿泰嘮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
「惠文老師是弱質女流,但是要求很多,看事精準,很多事情都難逃她的法眼,雖然之前對你衝動了些,但只能說是她個性使然,要求完
美的因素。我現在要講她的部份了,她現在再說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故事。」阿泰說道。
「你把我的事都說出去了齁?」我問道。
「她沒問,我動作不能太明顯,你回去有看第一次戰後的事嗎?我記得我有整理經濟大恐慌的資料,你記得嗎?她現在深入講的部份,我
已經用資料給你看了。馬克有印象嗎?急速貶值。」阿泰說道。
「你說了這麼一大堆,害我很補回答,不用懷疑我偷懶沒看資料了。」
「馬克的部份是因為德國戰敗以後,要還錢給英國、法國這些戰勝國,還要自廢武功,裁減軍隊,整個社會又因為經濟被打擊,貨幣不值
錢,年輕人失業,就讓野心者崛起,控制整個國家,因而又造成第二次大戰。」阿泰道。
「你寫了這麼一大堆,自廢武功?我記得馬克吐溫。」
「你讓李怡雯笑了,馬克是當時德國貨幣,自廢武功當然就是德國被迫裁減軍隊,這些好像沒跟你說過,你那些陣亡的點字書恐怕也沒機
會跟你說,我現在整理一下資料,讓你看。」阿泰道。
「李怡雯怎麼笑了?馬克會武功嗎?你別寫太多了!」
「我上課轉譯的部份當然多,如果你跟我開玩笑,就會更多,馬克是貨幣的名字,我們臺灣叫做新臺幣。西方人不會武功,他們也不知道
什麼叫武功。是近年受華人推廣,像是李小龍在美國演的電影,才讓西方人知道什麼叫做功夫。好了,我先去整理,還是你有什麼真正的
問題?」
「是你先開玩笑說李怡雯笑了那些,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馬克,只是在「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的書看到而已。你可以整理資料了。」
「我說的李怡雯不是開玩笑,是真的事情,不信你問問。」
「你看過槍嗎?有嗎?你準備一下紙。
我說的是會擊發子彈的槍,不是中國長槍,你有印象嗎?」阿泰道。
「如果我看過早就不在你旁邊了,不過讀五年級,在台中私立惠明學校,有過一次警察來給我們摸子彈,至於槍,我只看到黑黑的,跟玩
具差不多。」我說笑道。
「那個可以扣板機。你媽昏了,不舒服,大概是太操勞,為自己小孩煩惱太多的緣故,所以你今天等不到她了。她不會來了。她有打電話
跟我說。我帶你走一走就好,不用真的大拜拜。你這樣讓我很難做耶∼拜託你不要這樣。跟我走,不然我明天不用來了」第六節克阿太大
叫。
「嘿嘿!」
我跟著她走了。
「怎麼樣?你在路上有聽到關鍵字。你先休息一下,好,大家都很累,你還有見到很多朋友。你不是最後一名喔。原班的人還輸你。」
去爬山回來,阿泰告訴我。
「有什麼關鍵字快說。」我道。
「你剛剛不是看到一個巨漢,那是我們班的吳雲龍,他後來贏不了你,自己還抽筋,他的同伴還笑他,怎麼會輸給黃靖騰。只要你速度一
快,前面的人就會很緊張,因為他們不想輸給你,後來連王千尚他們都不敢在你後面,在終點前搶先你一步。真可惜,他們比你還賊。」
阿太大笑。
「我就不知是要比賽,不然我跑到吐血好了,什麼是比我還賊。」我小聲說道。
「你好勝心很強,這樣很好,但是不需要跑到吐血,這樣不值得,你平時沒準備跑山,能走完已經不錯了,還有人輸你。不能帶東西,因
為更耗體力,你同學們這樣跑回來都累癱了。」阿泰道。
「好勝心強,固然不好。為什麼我貼紙上寫著84,前面的63?連茶壺都不要帶去嗎?」我問道。
「你有機會可以去看湯湯的,如果帶水壺,或背著,恐怕只會讓自己名次更低,而且你喝水也容易嗆到,最好不要。我以前是跑5千5百
公尺,大概要25分鐘內跑完,也是山路,沒有人會帶水壺的,除非他昏倒,那又沒話講,只能休息喝水。」阿泰道。
「那我要跑的是幾公尺的?你以前要跑的山路,跟我的哪個比較難走?」我大聲問。
「你學校的山路根本路不成路,充滿危險性,我跑的山路至少有鋪平,但是距離很長。你這邊的山路大概1600公尺。你平時沒準備,
可以這樣算不錯了。我整理一下地科資料。」阿泰道。
「我跑了這麼久,加上今天體育課也累的不行,不知明天睡醒來,功夫有什長進啊?」我問道。
「你下盤會更穩,心肺功能會更好,血液循環會改善,也不會隨便麻腳。你寫作業吧。」阿泰道。
「文煥老師在師婆家的時候曾跟你爸媽說,他以前看擴視機也會頭暈,但是習慣以後就不會了,他可能覺得有一個擴視機還是比較好,也
比較方便。」阿泰怒吼。
「你何必勸我要用擴視機啦!文煥老師習慣了,好像也會變差。」我想道。
「我只是轉述文煥老師說的,你沒聽到的部分。我認為這對你也很重要。」阿泰道。
「你沒帶點字課本,讓我很傷腦筋,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因為公民課,看看點字課本就理解了,很簡單。我應該要提醒一下你家人,不然
你沒課本,很令人傷腦筋。你除了人文藝術、健康教育不需要帶,其他的會用到。你也要注意你上課的進度。」阿泰道。
現在已經是上最後一節課了。
「我說的是你這學期新發的。不需要裝傻,你不想注意,我還是會提醒你家人注意。所以我請你要稍微知道一下該帶什麼,你以後去啟明
也需要,不然我要一直整理資料恐怕你也會很慢看到。」阿泰道。
在這時,終於放學了,我覺得阿泰對我的態度太嚴格的樣子。
接著看續集哦!


本文張貼者:廿一田八〔張貼時間:民國102年3月7日(星期四)18點56分〕 | 寫信給廿一田八

部落格首頁


學習的故鄉首頁
本站公告:〔您越需要我們,我們就越有創意〕 本站說明書:〔發現故鄉還有改進的地方,請來信告訴原丁們〕
觀察應用學習點數 :〔咱的故鄉有您的參與,會使我們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展現更豐富精彩的學習畫面〕 〔期待藉由無障礙網頁設計,能讓視障小朋友更愛看書、更愛寫作且更愛學習〕:盲用電腦「心得分享」
〔為了讓我們有乾淨的學習環境,請勿任意在本站散播商業廣告與不合法文件或聯結〕:本站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