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標題: 第三章 奇豫寶物

Warning: fopen(/home/crazy/www/cmsb/rkf/has_read.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0

Warning: fput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resource, bool given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2

Warning: fclose()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resource, bool given in /home/crazy/www/compose/reading.php on line 2073
 
﹗﹗﹗觀看留言:此文章已經有2則留言 ﹗﹗﹗


第三章    奇遇寶物
〈12月7日星期五〉  
  奇遇,顧名思義,就是奇怪的遭遇,奇怪的遭遇有好有壞。
  寶物,就是玉簡、武器、仙器神氣,仙丹神丹…等等。
  一隻大烏龜在山裡,「今天天氣那麼好!」烏龜懶洋洋地趴在草地上,閉起眼睛準備呼呼大睡。
  「砰!」
  一聲巨響,豆子直直的掉了下來,頭上腳下,壓到了正在午睡的大妖精----烏龜。
  豆子以為這就是地板,「啊!」他的脖子快要斷了,躺到「地板上」懶洋洋地起不來。
  「喂!你壓到我了還不知道,快起來!」
  烏龜被壓到,但是卻像沒事人一樣,如此可知牠修煉的歲月相當長,不過,我在他身上不起來,牠會不會介意呢?現在牠就是在介意了。
  「你就不會痛!」
  豆子看見牠地樣子,絲毫沒有痛苦的表情,好像沒事人似的。
  「不管我會不會痛?你起來就對了啦!」
  「咦!你還蠻有趣的。」
  豆子一面上下打量了一下牠,一面只好從牠的身上下來。
  沒看不打緊,這下一打量還得了,他不禁被烏龜的龐大身軀看得目瞪口呆。
  只見他整個身軀足有三十幾米長,鱗片就有一公尺粗了。
  「你很驚訝吧!這可是我修了幾百、千年的道行才這麼大的呢!不對,真正的我更大,不過已經反璞歸真了,就比較小多了。」
  說到牠的身軀,烏龜不禁得意起來。
  「確實很大啊!大的有點嚇人,我們交個朋友如何,在下名不改姓,更不改名,豆上子下,不必客氣,叫我豆子就好了,敢請教閣下尊姓大名?」
  豆子第一次看到修煉中人,不禁又興奮起來,想要結交結交,朋友多多益善嘛!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修真路上才比較保險。
  「老弟,呃!先允許我這樣叫你,呵呵,在下,名不改姓,更不改名,紅著臉正是在下,別見笑了,啊!早知道你會笑,就不跟你說了。」
  話還沒說完,豆子的肚子已經在求饒了。
  「哇哈!笑死我了,紅著臉!這是名字嗎?這樣也行啊!那我想也要弄一個玩看看。」
  被我這麼一說,本來就已經滿臉通紅的紅著臉,這下變的更紅了,不過他很高興,好像已經很久沒跟人說話了,終於得到解脫寂寞。
  我突然捂著頭,剛剛這樣摔下來也傷的不輕,只是一時興奮忘了而已,現在終於發作了。
  「這個給你,就當是見面禮好了!也不冤枉我們見了一場。」
  原來紅著臉已經看出我的傷勢,話剛說完,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拇指大小的東西,這應該就是不知道牠從哪裡變出來的東西了!
  「這是什麼呢?我怎麼從沒看過?」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些東西,於是好奇地問道。
  「這是修真界療傷所用的靈丹,難道你不知道嗎?嗯!你才煉氣期的後期而已,應該只是剛踏上修真之路吧!」
  「沒錯,我卻只是剛修真而已。」
  我邊回答著,一邊將靈丹塞進口裡,只覺觸口即融化,流進五臟六腑之中。
  我知道機會難得,趕緊盤腿而坐,進入修煉狀態之中,傷勢也慢慢好轉。
  一旁的紅著臉無所事事的在旁為我護法。
  我只覺真氣所過之處,便會感到舒坦無比、飄渺逸仙。
  「這應該就是進入修鍊中的入定的感覺吧!」
  我猜想道,不知不覺間過了兩個時辰,我的傷勢也已在不知不覺中恢復的七七八八了,便從入定中醒來。
  睜開雙眼。
  「恭喜老弟修為又精純了些,不過還需要鞏固修為,修練太快也沒有好處的。」
  紅著臉見我醒來,上前說道。
  「這都是大哥的功勞,沒有大哥給的靈丹,小弟我怎麼能這麼快就恢復過來呢?」
  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紅著臉見我稱讚他的藥靈效,不禁又得意了起來。
  「哪裡哪裡,這只是身外之物,何足道哉?倒是老弟你這也恢復的太快了吧!」
  我們一見如故,還饒有些相見恨晚的感慨。
  「老弟啊!你怎麼會從上面掉下來呢?」
  紅著臉這才步入正題地問道。
  於是我把今天的奇怪遭遇說了出來。
  「剛修真?……學會小挪移?……玩心大起?……被火車撞到?……掉進谷裡?……見到我?……!」
  聽了我奇怪的經歷、遭遇,紅著臉也不禁唏噓不已。
  「老弟的遭遇真是令人驚奇啊!」
  「這也沒什麼啦!」
  我在旁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我還覺得僥倖呢?萬一出現到什麼尷尬的地方,那才慘了呢!」
  阿福又突然出現。
  「唉!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紅著臉好奇的問道。
  「請問這位是……?」
  我向他們介紹,「大哥,這位就是我剛剛說的阿福了!阿福!快來拜見我拜的大哥----紅著臉。」
  「哇哈!紅著臉,笑死人了!」
  紅著臉:「……!」無奈。
  「好了好了!要笑你就到一邊去笑吧。」
  阿福:「……!」
  「這位就是阿福嗎?久仰久仰,久聞大名了!」
  紅著臉在那邊嘲笑,「誰叫你要笑我啊!真是的,每個人聽到我的名字都要笑我,現在換我笑你了!」
  阿福聽了,一張比紅著臉更紅的臉貼到了他的臉上,一定是紅著臉貼的。
  「好了好了,別吵了啦!」我在一旁看不下去,急忙出聲打岔。
  「大哥,你還沒告訴我你的經驗呢,你呆到這裡多久了,為什麼要在這裡。」
  紅著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黯然地說道,「這就要從很久說起。」
  我聽了他的經驗,更是為他打抱不平。
  原來,紅著臉原本是一隻烏龜小村的村長「烏龜村」,村子駐紮在一個靈氣充足的陽春山之上。
  有一天,一群正派修真者〈雖說是正派,但是到了這一代,許多都是居心不良、懷有私心的修真者〉搬到了過來,把烏龜村子裡的烏龜都趕走,有的還威脅他們成為護門獸〈像凡人養狗看家,修真者都是養獸類護門〉。
  原本這也沒什麼,但這些修真者還搶了他們許多寶物、食物、靈丹,有些人還想要取出他們的生命之源----內丹,一坦沒了內丹,那幾十、幾百,甚至幾千年的道行就白費了。
  許多同胞都被這些修真者欺壓,有的欺壓牠們孩子,有的烏龜的朋友被威脅,受到嚴重的污辱。
  紅著臉趕到現場解說時,修真者發現他的修為已經比得上分神期了,便厚著臉皮,意圖威脅他做護門,幾十個分神期的高手一起圍攻重創了他,最後還禁錮了他的獸元力,惡狠狠地丟了一句,「有一天你想好了,我們再幫你解禁,聽到沒?」說完,將他關進地牢。
  但是他們還是小看了強橫的獸元力,紅著臉服下了烏龜村的妙藥靈丹----聚靈丹。
  將附近的靈氣吸收,費盡了一番功夫,終於逃了出來。
  這一天,看守牢門的弟子,懶洋洋的無所事事,「門主、長老也真是的,那隻大傢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關進牢裡就算了,還要叫我這個出竅期的高手看守,這也太小題大作了吧。」這個弟子埋怨的怨言還沒說完,突然間----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一顆鎮壓著牢門的千斤大石以驚人的聲勢滾來。
  紅著臉帶領著許多烏龜和被關在牢門的許多正派修真者,全都聲勢驚人、浩浩蕩蕩的湧了出來。
  看守勞們的弟子,才跟他們一個照面,就飛了出去,口噴鮮血,顯然受了重傷。
  這麼大的聲響,也驚動了派裡的許多長老高手,一個渡劫期的超級大高手,帶領著兩位合體期和六位分神期的高手趕來。
  紅著臉跟一個合體後期的正派修真者為了讓許多同胞先逃命,獨自跟這些大高手拚了起來。   這些高手用上了專門對付妖獸的印訣,把紅著臉的修為禁錮了起來。
  他靠著剩餘無幾的靈力啟用了烏龜村的鎮村之寶----多能塔〈故名思義,就是很多功能都能用的寶物〉,使用其中功能----天光流遁,化作了流光遁去。
  另一個正派修真者也掐動了他們派裡的最得意、厲害的印訣----天崩地裂,因為他們已經有了準備才出來,而這些長老則是慌了手腳,匆忙的趕來,一時間傷了許多人,而這個合體後期的大宗師也已經化成一道青光使用挪移,消失在這些還在發楞的高手面前。
  紅著臉靈力終於耗盡時,不偏不倚的也掉進了谷裡,本來可以化為人形的,但是在失去靈力之後,就自動顯現出還沒修煉時的狀態。

  聽了這個悽慘的遭遇,我湊過來噓寒問暖:「大哥你放心,別忘了你還有我這個小弟呢!」
  聽到了久別的友誼之音,紅著臉也感動了起來。
  「老弟呀!幸好大哥還有你這個朋友在身旁,不然真不知道要向誰發洩心情呢!」
  「兄弟間本來就要互相關懷的嘛!不用客氣,你也不要這麼悲觀,我會為你解開禁制的!」我信心滿滿的說道。
  「不行,會連累了你,一坦解開,你就等於得罪了  一個大門派呢!對於以後的修真,必會遭到一個門派的追殺,可是一個門派啊!不是只有區區的一人,得罪了一個門派,就等於得罪了成千上百個修真者呢!而且個個都是比你煉氣期還強些的!這樣對你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紅著臉嚴肅的斥道。
  我也罵道,「大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這個朋友了,不管怎樣我得先幫你解禁再說吧!」
  「我寧願是看不起你這個兄弟了,也不要連累你,你要聽話,這個門派專長馭
獸,心狠手辣,是個很危險的門派,在修真界也是排名前幾的,我不希望我被害的這麼慘了,還要連累兄弟你被害的。」說完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不管了,我可以體會大哥你的一番心意,但是我不會做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我一定要幫你先解禁。」我毫不動搖、鐵石心腸、堅定無比地說著。
  「老弟的一番苦心我只好心領了,我有此兄弟,人生至此,夫復何求!」說罷,紅著臉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已經說不過我了,我要得罪了那個門派,也是無法挽回的事了。
  「如果我獸靈力還在,早就開溜了,現在還要連累剛這個結交還不到一天的兄弟!」紅著臉心中苦澀的罵著自己無能、無用。
  「大哥,你還沒告訴我要怎麼解開禁制呢?」我問道。
  「這個先不要急,一坦解開禁制,就會被那個門派發現的,連我們的位址也會顯露出來的,不然剛解開又被抓住,那不就徒勞一場了嗎?到時還會連累了你。」紅著臉正經八百的說道。
  我想了想,紅著臉的話也不是並無道理,於是道:「嗯嗯!這就要從長計議了,如果不能的話,我們就只能背水一戰了。」
  「是啊!到時我躲在我的世界裡,再把世界放進你的戒指空間,他們不會為難一個只有煉氣期的小輩的,到時你就說,你不認識我就行了,對了!忘了跟你說,我化為人形時我的道號是叫天宏,無人得知呢!看你要叫什麼都可以,紅著臉有可能被人知道!儘量不要用這稱呼!」天宏說道。
  「嗯嗯!那我的道號可以較什麼呢?」我又問道。
  「你剛修真,既然什麼都不知道,就叫不知好了?」天宏在旁笑道。
  不知說道:「這怎麼行?你以為我連妳時誰都不知啊!你不是天宏嗎?」我也笑罵道,不過我還是蠻喜歡這個道名的。
  「哇哈!豆子道號:不知,紅著臉:天宏。嗯嗯嗯嗯嗯!」一直沒出聲的阿福,深怕我們忘記還有他這個人,終於找到機會開口了,他繼續說道,「嗯嗯!天宏大哥的禁制,只要用真元靈力就能解了,因為這是針對獸類的,但是要我們合體。」
  我終於等不住了,「那就趕快啊!要怎麼合體?」
  阿福突然化作一道黑光,緩緩的和我合在一起,我只覺力量正在膨脹中,在我承受不住時,才終於停止了。
  「可以解開了嗎?」我信心滿滿的問道,現在我的力量已經有無欲期到金丹期的實力了。
  「嗯!等一下解開我有水珠狀的東西,就是我的世界,你要趕快把他放進戒指空間喔!記得不要跟他們硬碰。」天宏慎重的再三叮囑,這才放心。
  我將一絲絲的真元力傳了過去,由他控制的跟禁制對恃了一會。
  好像衝破了什麼東西似的,天宏的頭上冒出了一縷青煙,衝上天際消失在我眼前。
  我的眼前出現了一位英俊挺拔的年輕帥氣的人,他就是天宏,「趕快,這青煙就是通知我解禁的消息了,他們很快就會出現了。」說完人便消失。



本文張貼者:廿一田八〔張貼時間:民國101年12月13日(星期四)20點20分〕 | 寫信給廿一田八

部落格首頁


學習的故鄉首頁
本站公告:〔您越需要我們,我們就越有創意〕 本站說明書:〔發現故鄉還有改進的地方,請來信告訴原丁們〕
觀察應用學習點數 :〔咱的故鄉有您的參與,會使我們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展現更豐富精彩的學習畫面〕 〔期待藉由無障礙網頁設計,能讓視障小朋友更愛看書、更愛寫作且更愛學習〕:盲用電腦「心得分享」
〔為了讓我們有乾淨的學習環境,請勿任意在本站散播商業廣告與不合法文件或聯結〕:本站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