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標題: 海峡兩岸關係之辨解
 



`    海峡兩岸關係之辨解
 民國七十七年海峡兩岸開放探親,盼望多年家人團聚的願望,終於得以實現。此後每年我都要返鄉一次。每次都要在家住兩三個月,久之與鄉親接觸漸多,負責接待台胞的對台辦,自不例外。接觸多了,由生而熟,由拘謹而自然,偶而也會茶叙座談。天南地北,東扯西垃,不着邊際的隨便亂話家常。
 二零零零年(民國八十九年)五月,我又返鄉探親,在一次茶叙的機會中,對台辦的李主任,突然又像是閒聊天似的,不經意的說出:「中華民國自從公元一玖肆玖年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建國後就不存在了」孰可忍,孰不可忍!我是堂堂正正的中華民國國民。我來自中華民國,豈容他人輕視侮篾我的國家。當時立即從口袋裡拿出我中華民國的護照,高高的舉起說:「這就是中華民國的護照,憑着這個護照可以走遍全世界。即令你們大陸也是根據這個護照才發給我台胞証,否則我如何能回鄉探親。你們明明承認中華民國,却又口頭否認,是不是太矛盾了」我當時難掩激動,講話時面紅耳赤,氣氛弄得特別尷尬。在塲的其他人員也都啞口無言,找不到理由反駁我﹔只得打開僵局,出而圆塲說﹕「好了!好了!今天到此為止,明天到你那裡再談。」最後和我約定五月十七日上午到我住的地方繼續談。待我返回寓所後,估計到時要面臨圍剿的難堪。於是打電話,約當時也在家鄉探親的任子忠先生,一起座談。免遭孤軍奮戰的窘境。致於後來談話的經過及結果,任先生在其著作「探親拾綴中」有詳細的叙述,並在其呆翁部落格中發表。文字太長,此處不再贅述。
 那一天的談話,似乎並無具體結論,當然也不可能有結論。可是我的感觸頗深。還有好些內心的話,似乎不吐不快。因而又以我自己的想法,以及任先生當天所論內容,綜合寫成「兩岸關係之我見」,(文後附件) 並徵得任先生的連署,送繳統戰部對台辦公室。該單位如何處理,不得而知。以我們微小地位而言,未敢有任何期望,時過境遷,幾幾乎乎已經淡忘了這一件事情。這幾天無意之間翻閱舊卷,憶及了這一段頗為有趣的經過,特別記下來,留個紀錄。
附件﹕        


 
沈默者的覺醒
你本來就是屬於沉默者的一群,你沒有自已的理想,沒有自己的目標,更沒有自已的聲音。只是隨波逐流,任由人潮,推擠着前進。你不關心從那裡來,也懶得過問到那裡去。你似乎已完全失去了自主意識聽人擺佈。被一雙神秘的黑手推著前進。你已被催眠,或者說己被裹脅。你沒有思想的自由,沒有說話自由,更沒有行動的自由。當然你偶而也有短暫的清醒。恍恍惚惚意識到你的身邊曾經有過争执。甚至還有一些激烈的打鬥。可是為甚麽,誰是誰非,誰善誰惡,你完全没有能力分辨。你也不願意去分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馴服的被動的前進着。 走走停停,時快時慢,踏過河流,翻過高山。你身邊也不時的響起:「民意」「民意」、「獨立、獨立」的口號。你並不理解這些口號背後的意義,像是微勳的醉客,有點些微的興奮,移動着並不穩定的脚步,前進、復前進;終於你耳邊又响起了一陣勝利的口號。你微微張開了惺忪的眼睛,打量着四週,四週擠滿了人群,個個頭纏白布,滿佈血絲的眼睛直直的瞪向前方,像是彊屍,機械的雙手平舉,見人就推。企圖將人人也包括你自已,向一個固定的方向推擠,一邊推擠,一邊又鬼嚎似的叫嚷着:「愛拚才能贏」。尖銳刺耳,像是野獸垂死前的慘嚎。令人毛骨悚然,恐佈極了。反而刺激了你的聽覺神經,你稍稍的清醒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輕呼一聲,本能的危機意識,使你停留在一個懸崖的前面。你只不過稍稍的猶豫一下,而後面的黑手,卻猛力的向前一推,你打了一個蹌踉,幾幾乎乎一頭栽進無底深淵,你怵然而驚!猛的醒悟到眼前的危險,本能的用盡平生之力,發出了第一次屬於你自已的聲音:「救命呀!救命、」可是却無任何迴響,沒有人來救你。因U你的聲音被另一種更高更大的聲音所淹没。你驚慌失措的張望四週,這你才發現了真正的危險。想推你跳崖的一群人,竟然是平時笑臉迎人,談笑生風的朋友,今天却一反常態,變成了張牙舞爪的怪獸,又像是陰魂魔鬼,恐怖極了。緊廹推擠著失魂落魄的人群,跳進懸岩下的無底深渊。恐怖哀濠之聲,響遍原野。令人毛髮直豎,悚然而驚。你慌然猛醒,意識到此時此地、除了自救别無他法。於是,你一反常態,冷不防用盡平生之力,揮出鐵拳,直直的向後搗向推你者的面門﹕「去你媽的,拚」。在對方一楞的刹那間,尓拔腿狂奔,回頭奔向來時的路上。一面狂奔,一面嘶叫着﹕「愛拚才能贏」。「愛拚才能贏」終於救了你自已。你愈奔愈遠,你終於脫離了危險。放慢了脚步。你這才注意到•回頭狂奔所經之處,正是你走過的老路。曾經繁華過的街景。因為經過一塲激烈戰鬥,林立的高樓,多成殘垣斷壁。屍橫遍地,血腥樸鼻。寬廣的馬路上,到處都是棄置不用的外國進口轎車,散落滿地的美鈔黄金,業已失去了誘惑。與糞土無異。你踏着血跡,越過地上的死屍,狂奔着,企圖奔向一個安全地帶。奔着,奔着,你終於奔進了一座高大的寺庙裡。那裡己經躲着不少人,各行各業都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驚察•有法官、有軍人、也有學生、還有一個甚麽委員,還有幾個曾經喊過中華民國萬歲的學生,他們都曾經被踐踏過,被打過耳光、被吐過口水,甚之還被汽油攻擊過。他們此時如驚弓之鳥,嚇破了膽,三三兩兩的捲伏成一堆,交頭接耳,窃窃私語,他們悄聲所討論的不是如何反敗為勝,而是爭辨看誰是主流,和非主流,誰應該負起失敗的責任。此時高高在上的木碉神像,原本長長的臉上、經常掛着的慈祥親切笑容却變了樣。今天的笑却透着一層神祕,笑的曖昧,笑的詭疑,笑得莫測高深,是冷笑、是奸笑。你忽然覺得這尊一向保護地方平安的不知甚麽神,今天竟也有點恐怖。你當然知道所謂保護人民平安的神。不過是木雕的,泥塑的,只是遠離人群,高高在上受人膜拜的碉塑偶像、並p能發生甚麽作用。要想保命,只有靠自已了。於是,你鼓足勇氣登高一呼﹕「愛拚﹔才能贏」這一呼喊如雷貫頂,一下子振奮了失魂落魄的人群。終於發生了奇跡,大家都回應你,一齊振臂高呼﹕「愛拚才能贏」這一聲高呼的聲音,響澈雲霄,振憾山岳。於是你揮舞着雙拳,帶頭領導着原已失去了戰鬥意志的一群、奔出了寺廟衝向你剛剛奔回時的來路,這一次不是逃命,而是勇敢的迎向戰鬥。看來又將無可避免的,又是一塲你死我活的血腥拼鬥了。
 遠處傳來了幾聲鷄啼、又有幾聲犬吠。東方已經發白你遽然而醒,原來你作了一場惡夢f,你的夢已經醒了、你得救了,你真的得救了。

     如何才能達到理想的社會
每天打開報紙,盡是社會負面新聞。搶劫的、殺人的、強姦的、偷竊的、詐欺的、縱火的、甚至骨肉相殘的家庭悲劇,也時有所聞。生活在這樣的社會裡,能够安心,能够幸福嗎?
 我們的社會為甚麼會變成這樣?我非常嚮往的那種路不拾遺、夜不閉户的安定幸福社會,看起來永遠只是夢想,永遠只是幻影,永遠不會實現。真是令人遺憾,令人痛心。甚麽原因,為甚麽會這樣?因素當然很多很複雜,但以我個人的粗淺認知,問題出在我們的教育。無論家庭教育,學校教育,或者社會教育,都徹底的失敗,甚至說沒有教育,也p為過,我們所教育出來的人,多是貪婪自私逐利之徒,在他們眼裡没有倫理道德,沒有法律,目中無人為所欲為,因而使社會失去了人性,失去了是非,失去秩序,久而久之豈不淪入黑暗恐怖的地獄。試問誰願意生活在這樣的社會,誰還敢生活在這樣的社會?當然不會有人願意。欲想改變這種趨勢,唯有從教育着手。而且刻不容緩。深望我們的政府官員,教育專家以及社會有識之士,共同努力,深入觀察,研究製定出一套有效可行的方案,認真執行,共同努力,使我們的社會素質逐漸提升,社會秩序為之改善,社會道德能够提高。終有一天我們的社會會提升到理想境界,人人都能過着幸福安樂的生活。
 我們的五都選舉正在熱烈進行,競選諸公,是否也可以就這個問題提出相關政見、呼籲社會大衆,重視這個問題,也許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失落的黨魂
 我是一位六十餘年的國民黨高齡黨員,入黨之初即曾將國父遺教的「三民主義」,列U必讀書籍。深知三民主義是我們建國的根本,我們的國歌起頭就是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可是近幾年來在一些政治人物的炒作之下,好像久已不聞國歌之聲。三民主義,更少有人提及,身為國民黨員自然難免有著深深的感觸與遺憾。
 最近由於社會貧富不均而有不平之鳴,刺激了我的神經•不禁聯想到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其均富的中心思想,不就是為了社會貧富不均而有防患未然,及解決之道嗎?因此,使我有了重讀三民主義的念頭。可是我原有的一本,可能是因冷落太久,早已不翼而飛,問了幾個朋友也借不到,又砲了幾家大書店也沒有買到。尤其有一個書店的服務小姐,竞然問我﹕「三民主義是那一類書籍?」經我耐心再說一次,她始打開電腦查閱資料,不到三分鐘,便有了答案。原來他們的店裡多年已經不賣這本書了,建議我不妨到圖書舘試試看,也許可以借得到。」
  台中市中山公園旁邊,就有一個圖書舘。大門上邊橫寫着﹕「台中市國立圖書舘」,也是台中市最大的一家圖書舘。門口的服務小姐,倒是記憶力很好,當我剛剛提到要借三民主義時,她就不假思索的答覆我﹕「我們這裡本來有兩本,可是好幾年沒有人借,己經放到倉庫裡去了。」我好佩服那位小姐,那麽多的書,又有那麼多來來往往的借書人,而且又是好久以前的事情,竞然記得那麽清楚。足見其服務態度之認真。經過我的誠懇請求,她立即將查閱到的電腦資料寫在一張紙條上、要我到七樓找服務小姐。果然在七樓的倉庫裡找到兩本破舊不堪的三民主義。終能如願,我帶着其中一本,到樓下辦妥借閱手續後,就走向圖書舘對面的公車停車站。準備搭車返家。
 在等車的時侯、與一位先我而到的像是在學女生閒聊,那位女生約有十五六歲,看起來仍然天真活潑。好奇的問我﹕「爺爺帶的甚麽書?」我說是「三民主義,」她却又問我三民主義是誰寫的?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在學學生竟然不知道三民主義這本書是誰寫的,也許是我少見多怪,也可能是我離開學校太久,對學校的近况完全不了觧。怎麽能怪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於是我不厭其煩的向其說明﹔「三民主義是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寫的。」這位小組聽了我的說明,似懂非懂的﹕低聲自言自語的﹕「啊!啊!國父是孫中山,孫中山是國父。」好像仍有疑問,但此時剛好車子到站,不及再問就上車走了。
 也許讀者要問,借一本書不過芝蔴綠豆小事,何必大驚小怪,不嫌麻煩的寫成文字。其實不然﹔別人以為小事一樁,在我看來却是關係着國家前途的大事。否則我們國歌的起首為甚麽要寫着三民主義吾党所宗。
 我的感慨,也就在此。試問我們已經建國百年,以建國為本的三民主義、是否己經實現。我們建國為本的三民主義,是否還有閱讀研完的價值?假若放棄了三民主義,那麽國家前途是否會迷失方向,我們是不是會因而失去了追求的目標. •••••?為甚麽朋友那裡借不到,書店裡買不到,圖書舘裡的藏書沒人借閱,在學學生不知道三民主義作者是誰,尤其國父是不是孫中山先生也存在着疑問?别人不重視三民主義情有可原,而國民黨及國民黨人也不聞不問,大家都忘記了三民主義,請問我們國歌中的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還有甚麽意義?
 我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並不是想出風頭,賣弄不堪入目的文字,而是要提醒我們的黨政要員,不要放棄根本,繼續努力,堅持下去,如此國家的將來才不會走入岐途。千萬不要笑我迂腐,與現時社會脫節。



本文張貼者:郭廷魁〔張貼時間:民國99年11月26日(星期五)15點42分〕

部落格首頁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home/crazy/www/08header.php on line 624
學習的故鄉首頁
本站公告:〔您越需要我們,我們就越有創意〕 本站說明書:〔發現故鄉還有改進的地方,請來信告訴原丁們〕
觀察應用學習點數 :〔咱的故鄉有您的參與,會使我們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展現更豐富精彩的學習畫面〕 〔期待藉由無障礙網頁設計,能讓視障小朋友更愛看書、更愛寫作且更愛學習〕:盲用電腦「心得分享」
〔為了讓我們有乾淨的學習環境,請勿任意在本站散播商業廣告與不合法文件或聯結〕:本站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