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標題: 自己過馬路
 
﹗﹗﹗觀看留言:此文章已經有2則留言 ﹗﹗﹗


□ 自己過馬路

 <p> 童年回憶, 在眷村唸幼稚園的那地方我隱約還記得, 那位置上學原本應該是要過馬路的, 可是當時我究竟怎樣過馬路上學, 如今已印象模糊, 似乎還有自己一個人從學校回家邊走路邊甩著圍兜兜的畫面。 當時眷村沒啥大型交通工具, 路上車輛稀少, 我年紀幼小, 或許也因此不曾有「過馬路要小心」的念頭, 這麼平凡的過程, 讓我對於讀幼稚園時如何過馬路沒有深刻印象了, 但某次我獨自外出購物, 被腳踏車撞傷那印象特別深刻。 雖然小的時候我單獨外出經驗不多, 但因為生性好動活潑又愛玩, 只要有外出機會一定不肯放過, 故從小我便已有很多「跟人出門」的經驗。 或許那時我視力狀況有限, 走在較單純的環境, 可不用他人牽引便能跟大家同行, 某些情況需要特別牽引, 就趁機像他請問行徑方式, 以收集「行走程序」, 這些程序都成為某天我終於鼓起勇氣獨自外出時的依據。 這就是我小時候學習認路的第一招, 因此我家搬離眷村, 在繁華都市裡獨自外出訪友, 便是我學習獨立自主的開始。 對我而言, 學習生活自理主要靠日常的經驗累積, 童年的生活經驗尤為重要。 在特教學校讀書, 常跟老師或同學上街購買日用品和零食, 這是我令一個學習生活自立的機緣。 但有次過馬路不甚, 撞上正慢速行駛的摩托車受點小傷嚇到, 使我每次要過丁字形馬路的時候, 總會想起那意外而更加小心。 國二開始學習自己拿白杖從學校搭公車回家, 此時我非得學會靠自己過馬路不可。 這些都是我成長過程生活自理的主要學習關鍵, 也讓我充分地體認, 唯有把在學校習得的知識技能實際應用於各人的日常生活, 相互硬鄭, 這才是我最值得感恩與幸運之處。 如今我雖已耳聾, 有助聽器可與外界溝通, 「靠自己過馬路」的習慣依舊不變, 雖然這要比過去更為麻煩、艱險, 但此卻也使我凡事愈加當心留意。 學習選擇一條適合自己行走的路線, 優雅且安全地到達目標, 一直都是我不斷努力的課題。

 <p> 有無斑馬線的丁(十)字路口或一般的道路我都走過, 有天橋、地下道或紅綠燈且交通秩序良好的路口, 自然比較能順利通過, 但有的地方即使路口有紅綠燈裝置, 可是交通狀況不佳, 過馬路仍有困難, 甚至於可能讓我走到路中間, 卡在等候綠燈的車陣裡, 迷失前進方向, 此時只能憑個人直覺緩步向前。 某種程度交通擁擠的情況, 因為車速緩慢或停滯難行, 過馬路反而比較安全。 沒有斑馬線的馬路當然難過又危險, 幸好現在很少遇見沒有斑馬線的丁(十)字路口了, 向行人求助也多半願意幫忙帶領。 過非丁(十)字較狹窄的一般道路, 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走, 要過馬路, 我會先站在路邊仔細聆聽車流聲漸少, 然後拿起手杖往前稍微伸長, 希望讓急駛而至的汽車看得見我, 最後才把手丈點地緩步前行, —有人可能將手杖朝前舉高, 與地面平行, 我猜那看起來像是一根阻擋車輛前進的柵欄, 如此可能更容易讓車子看見白手杖, 然後視障者才慢慢通過馬路。 走道路中央忽然聽見車聲到來不用慌張, 繼續保持緩步前行姿態就好, 通常狹窄的街道車速都不會太快, 看見我們拿手杖走道路中央他更會放緩車速, 讓我們通過。 不過能制定「過馬路讓行人優先通過」的相關法條規範更好, 畢竟只是一條狹窄的路面空間, 並不是每個地方都畫有斑馬線。 如今我帶上助聽器通過沒有斑馬線的馬路, 常因為車子不願相讓而使我感到驚懼不已。 助聽器原理似把周遭環境的聲音放大集中塞入我耳, 使我聽見馬路的聲音是鬧哄哄一片陣響, 這使我經常無法準確辨別特定聲音方位, 過馬路便險得「疑雲重重」, 甚至容易讓我被忽然駛近的車輛驚嚇。 帶上助聽器, 跨平交道忽然被「當噹噹」的警鈴聲嚇一跳更是常有, 幸好現在台中平交道都已改為空中了。

 <p> 上研究所的第三年 (2017) 暑假, 我們去了一趟香港進行學術交流, 覺得那裡跟我第一次去過的香港一樣, 紅綠燈有聲音訊號提醒, 令我好羨慕他們的行人福利。 我知台北幾處地方紅綠燈也有聲音號誌, 不曉得等到幾時我過馬路才能不必那樣兢兢業業? 每天下班我在豐原轉乘公車的時候, 經常需要通過那沒有斑馬線的馬路到車站裡頭, 然而令我好困惑的是, 站在路邊用我的眼睛明明能看得見對面車站的磚牆, 為什麼這條馬路我就是走不過去? 豐原三民路的交通雖不算太繁忙, 淡大車小車來回穿梭不斷, 要過馬路到對面搭公車真的覺得很不方便, 「小生怕怕!」。 我認為既然這裡經常有人需要過馬路到對面轉乘公車, 能多劃上個斑馬線, 過馬路應該就可以不用那樣驚恐了! 或者即使這裡沒有斑馬線可以走進車站, 在狹窄的街道, 路上的車輛看見有人拿手杖過馬路, 是否可以稍微放緩一點車速, 讓行人先安全通過? 回想起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香港, 某次站在一條狹窄的街邊, 手舉白杖面對穿梭不絕的車子, 我正遲疑不知該怎樣走到對面時, 街道上的車子似乎都停了下來, 但我仍躊躇不敢跨步上前, 忽然聽見有個人聲告訴我先過去, 那些車子正在等我過馬路, 這是我對鄉長過馬路的第一印象。 聽說許多國家有這樣的法律規定, 「坐輪椅或者拿手杖的行人過馬路, 汽車須讓他們優先通過」, 希望如此的夢想我們這裡也會實現!

 <p>盲人定向行動技能訓練, 如何幫助視障者學會單獨過馬路, 這也是極重要的課程發展議題。 唯有我們有著足夠的自信與能力, 過馬路也才比較安全, 不光只視障者個人, 每個人都該有能力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法走在適合自己的那條路上, 一直走到終點。 我將在此分享從小到大學習過馬路的經驗與故事。




本文張貼者:郭笑語〔張貼時間:民國107年9月20日(星期四)21點38分 | 更新次數 #1 | 最後更新:民國107年10月3日(星期三)16點01分〕 | 寫信給郭笑語

部落格首頁


學習的故鄉首頁
本站公告:〔您越需要我們,我們就越有創意〕 本站說明書:〔發現故鄉還有改進的地方,請來信告訴原丁們〕
觀察應用學習點數 :〔咱的故鄉有您的參與,會使我們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展現更豐富精彩的學習畫面〕 〔期待藉由無障礙網頁設計,能讓視障小朋友更愛看書、更愛寫作且更愛學習〕:盲用電腦「心得分享」
〔為了讓我們有乾淨的學習環境,請勿任意在本站散播商業廣告與不合法文件或聯結〕:本站宣示